维尔纳伊之战:阿金库尔奇迹的再现

3.点击用户反馈-意见/问题反馈,进行申诉 : 1.下载或打开澎湃新闻APP

1415年的阿金库尔战役,是英格兰人在法兰西大地上收获的一场奇迹大胜。然而他们的好运并没有就此停止。尽管亨利5世在此后不久病逝,但他的兄弟们,依然在为英格兰的弱冠之主,奋战不惜!

1424年,在法国西北部的维尔纳伊,战争女神几乎是最后一次垂青英格兰人。

英国之所以能在百年战争前期的大多数时间内压制具有人数优势的法军,与英军的杰出统帅们关系密切。爱德华三世、黑太子爱德华、亨利五世的军事天才自不必说。在亨利五世之后掌握英军指挥权的两位显贵——贝德福德公爵约翰和索尔兹伯里伯爵托马斯•蒙塔古也同样堪称当世名将。

先来说说亨利五世的弟弟,法国摄政–贝德福德公爵约翰。亨利五世逝世时,约翰刚满33岁,堪称兄长的得力助手。他不仅在兄长出国征战期间料理英国国政,还曾亲自参加了多起艰苦战斗。

担任法国摄政期间,约翰不仅要负责维持占领区秩序,还负责协调与同盟者勃艮第公爵腓力的合作关系。从现存的画像来看,蓄着短发的约翰,身形庞大且面部红润。大大的鹰钩鼻尤其引人瞩目。约翰不仅因为其政治和军事才能深受信任,他对幼主亨利六世的忠诚更加令人称道。

比贝德福德公爵年长1岁的索尔兹伯里伯爵托马斯•蒙塔古,则是一位更为厉害的将领。他的军事才能仅次于亨利五世,也是亨利五世最为欣赏的将领。托马斯有着极高的军事才能,既善于治军,又英勇善战。因此他也深得英军将士拥戴。

托马斯于1414年获得嘉德骑士勋章,并参加了1415年的哈夫勒尔围城战和阿金库尔之战。1419年因战功升任诺曼底总督。难能可贵的是,他与贝德福德公爵能够融洽共事,这对黄金搭档也令法国贵族极为畏惧。

然而,英国人对诺曼底的统治远非高枕无忧。法国主战派的领袖,国王查理七世仍然控制着卢瓦尔河以南的地区,并有众多的法国人向他效忠。

出于对《特鲁瓦条约》的深感耻辱,查理七世对法国摄政贝德福德公爵极为不满。他采取种种措施努力扩充军队,重振法军士气。此外,查理七世还努力寻求英格兰人的宿敌苏格兰人的帮助。

1419年,6000名苏格兰人在巴肯伯爵约翰•斯图亚特的率领下来到法国,成为法王直属的部队。这支苏格兰军队也在1421年的博热之战中为法军的胜利立下了汗马功劳。他们杀死了亨利五世的弟弟,王位继承人克拉伦斯公爵。1424年时,巴肯伯爵又与道格拉斯伯爵阿奇巴尔德率领6500名苏格兰士兵卷土重来。这支由4000名弓箭手和2500名重甲武士组成的苏格兰军队,极大增强了法军的力量。

此外,性情多变的勃艮第公爵“好人”腓力也令英国人深感担忧。虽然腓力相貌英俊,还有骑士精神支柱的美名,但他实际上是一位暴躁易怒、反复无常的统治者。他对英法两国的立场也极为微妙。一方面,腓力与法国王室有着杀父之仇。因此他极力渴望借助英国的力量增强国力,摆脱法国的控制。另一方面,有着瓦卢瓦王朝血统的腓力对英国人又十分抵触,绝不容忍法国全境被英国统治。

亨利五世逝世后不久,腓力眼见继位的亨利六世年幼,便开始暗中与查理七世联系。一度拒绝向英国人宣誓效忠。为了防止腓力倒戈,贝德福德公爵也使出浑身解数。1423年4月,贝德福德公爵与腓力在亚眠会面,重新签署了同盟协议。一个月后,贝德福德公爵又与腓力的妹妹–勃艮第的安妮结婚。幸运的是,这桩婚姻非常美满,安妮也成功地维系着她的丈夫与兄长的同盟。

待英格兰-勃艮第同盟重新巩固之后,贝德福德公爵认为重新挥军南下的时机已经成熟。于是他开始集结部队,准备对法军发起全面进攻。然而出乎意料的是,更加急于收复失地的查理七世已经率先出击。重整旗鼓的法军,将他的目标瞄准了诺曼底。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英国人和勃艮第人的外交关系变动频繁,但双方的军事合作仍然十分密切。

1423年时,英格兰-勃艮第联军曾两次击败查理七世的军队。他们还对法王领地频繁发起袭击,令法军感到不胜其烦。在此情况下,查理七世派出巴肯伯爵和旺多姆伯爵,率领一支8000人的生力军对勃艮第公国的克拉旺要塞发起进攻。查理七世的意图十分明确,若能凭借兵力优势迅速攻占克拉旺,法军将能直接威胁勃艮第公国的首府第戎。随后他也能利用这一军事威胁迫使腓力做出让步,迫使后者中止与英国人的同盟。

很快,数量占据上风的法兰西-苏格兰联军围困了克拉旺。但当地守军的顽强抵抗令他们速战速决的计划未能实现。贝德福德公爵闻讯之后,迅速派出骁将索尔兹伯里伯爵率部驰援。索尔兹伯里伯爵不敢怠慢,率领着4000人的英格兰-勃艮第联军从欧塞尔赶赴克拉旺。联军包括1500名重甲武士、2000名长弓手和500名勃艮第轻步兵。据勃艮第编年史家让•德•瓦夫(Jean de Wavrin)记载,联军在开拔之前还签订了一份规范行动的联合协议:

为确保双方和谐相处,英军和勃艮第军应各推举一名执法官,由这两名执法官共同规制联军士兵的行为和纪律。

在将要与敌军交战时,所有人必须下马步行。马匹将被安置在军队后方、紧随部队行进。

在这份协议的约束下,英格兰-勃艮第联军的进军十分顺利,在7月29日抵达克拉旺。随后,索尔兹伯里伯爵乘敌军措手不及之时发起突袭,击退了围城的苏格兰部队。城内的守军也主动出击,与援军内外夹攻。交战不久后就将法兰西-苏格兰联军打得落荒而逃。就这样,克拉旺之战以英格兰-勃艮第联军的胜利告终。法兰西-苏格兰联军的损失则高达5000余人。

虽然法军在克拉旺的失败令查理七世暂时退却,双方重归平静。但贝德福德公爵深知,查理七世绝不会就此善罢甘休,双方期待中的主力决战终将到来。

1424年8月,查理七世重新展开攻势。在得到新的苏格兰援军后,法兰西-苏格兰联军重新出征,并攻占了英军据守的伊夫里城。然而,贝德福德公爵迅速予以还击、将伊夫里重新夺回。

再次受挫的法军上下士气低落,阿朗松公爵约翰、纳博纳子爵威廉等统帅表示不愿再战。但两位苏格兰贵族——巴肯伯爵和道格拉斯伯爵却坚持继续战斗。最终,几位法军统帅与苏格兰人达成妥协:双方决定继续向诺曼底边境的英军据点进攻,但应尽量避免与英军主力决战。

8月14日,法苏联军抵达维尔纳伊,略施小计便占领了这座小城。一部分苏格兰人化装成英军俘虏,宣称贝德福德公爵已经战败。维尔纳伊居民见状信以为真,便立刻开门投降。事后他们才发现,这些“俘虏”全都是苏格兰人假扮的。

8月15日,贝德福德公爵得知维尔纳伊失守后,决定率军将其重新夺回。此时贝德福德公爵麾下约有1.2万人,其中有3000勃艮第军队。然而战前贝德福德公爵出乎意料地采取了分兵策略,让勃艮第名将利斯勒-阿当领主让二世•德维勒斯,带着3000勃艮第人离开主力部队,围攻内勒地区。

按照常理,大敌当前时分兵作战本就是大忌,何况敌军还占有数量优势。或许是由于贝德福德公爵对自己的能力过于自信,打算多线作战扩大战果。也可能是由于公爵并不信任这位曾与法国人密谋的勃艮第名将,因此不愿意让他们与自己并肩作战。

贝德福德公爵的真实想法我们已不得而知。但无论如何,向维尔纳伊进发的英军主力尚有约9000人,包括2000名重甲武士和7000名长弓手。英军出征次日,贝德福德公爵得到情报,法苏联军已在韦尔纳伊前方的开阔地带部署完毕,准备与英军决一死战。于是,公爵率领英军穿过森林,来到平地布下阵型严阵以待。

剩下的2000长弓手则作为预备队,让他们在主力部队约四分之一英里(402米)远处待命。

另外,贝德福德公爵还用马车围住辎重,跟在预备队后方。将这些马车首尾相连,又组成一道新的防线,以防敌军偷袭。

左翼是由欧伯爵率领的法军,总计1万余人,他们的对手是英军主帅贝德福德公爵。

右翼则是由巴肯伯爵和道格拉斯伯爵率领的6000名苏格兰军,他们的对手是索尔兹伯里伯爵。

与英军不同的是,联军将弓箭手置于中央,将重甲武士置于弓箭手的两侧。这主要是因为苏格兰的重装部队以长矛方阵为主,而法国人则习惯传统的步战与骑马冲锋。所以,联军的弓箭手,实际上是链接两支重装部队的纽带。

另外,为了压制英军侧翼的长弓手,联军战前还特地雇佣了伦巴第骑士和米兰骑士加入己方。米兰骑士被布置在法军左翼、伦巴第骑士则位于苏格兰军右翼。

双方在布阵完毕之后都不愿意率先发动进攻。到下午4点时,按捺不住的英军终于率先出击。贝德福德公爵一声令下,英军全体跪下亲吻大地,并发出“圣乔治!贝德福德!”的喊声,缓缓向前推进。

左翼的法军主帅欧伯爵,见英军开始进军,便打算趁英军尚未布阵之时打击他们薄弱的侧翼。于是,伯爵下令米兰骑士向贝德福德公爵右翼的长弓手发起冲击。这次冲击取得了应有的效果,约500名长弓手被法军的第一波攻击击溃,而联军右侧的伦巴第骑士也开始趁机攻击英军的辎重。

贝德福德公爵见状,下令部队停止进军,让长弓手们布下用于防御的木桩,试图以箭雨齐射压制联军。法军主帅见状,下令联军全线压上,试图扩大战果。很快,呐喊着“蒙茹瓦!圣德尼!”的法军便和英军厮杀在一起,双方展开了极为激烈的厮杀。

亲身经历了这场战斗的编年史家让•德•瓦夫声称:死伤者的鲜血洒满大地,如溪水般绵延不绝。

英法两军激战了45分钟后,仍然未分胜负。英军战阵中最为勇猛的莫过于贝德福德公爵。他挥舞着沉重的双手战斧杀死了许多敌军,令人闻风丧胆。最终,法军的纳博纳子爵所部开始动摇,向维尔纳伊后撤。这一举动导致了法军的大溃败,随后贝德福德公爵开始乘胜追击。最终,包括欧伯爵、纳博纳子爵在内的众多贵族在溃逃时淹死在沼泽地里。

当左翼的法军溃不成军时,右翼的苏格兰人仍在鏖战。他们甚至几乎就要将索尔兹伯里伯爵击败。守护辎重的英军预备队先是与600名伦巴第骑士展开了殊死搏斗,并将他们成功击退。随后,预备队又开始对苏格兰人缺乏掩护的右翼发起攻击。

与此同时,贝德福德公爵聚拢起已经疲惫不堪的右翼英军,开始从后方包围顽抗的苏格兰人,发起了最后的总攻。对苏格兰人极为憎恨的英国人高喊着克拉伦斯公爵的名字,毫不留情地大开杀戒。巴肯伯爵、道格拉斯伯爵等苏格兰贵族均战死沙场。随着苏格兰人的全军覆没,维尔纳伊之战在夜幕降临时宣告结束,英军再一次赢得了胜利。

维尔纳伊之战堪称百年战争中最为血腥的战役之一,双方在数小时的交战中便造成了上万人的伤亡。据统计,法苏联军仅战死者就有7262人,其中包括4000名苏格兰人。贝德福德公爵战后便宣称,英国人在战场上缴获了1700多种苏格兰人的家族纹章。此外还有数千人被英军俘虏,联军总损失应在1万人以上。

英军则只损失了1600人。但这相对于他们在克雷西、普瓦提埃和阿金库尔的损失来说,已算是十分惨重了。因此瓦夫写道:我曾目睹阿金库尔和克拉旺的作战景象,相较而言,维尔纳伊之战堪称双方最为艰难、也是最为势均力敌的一场战役了。

英军的胜利,重甲武士和长弓的经典配合当然是重要因素之一,但贝德福德公爵的出色指挥同样可圈可点。战前他布置的预备队成功地抵挡了联军骑兵对后方的迂回攻击,并在随后的战斗中及时支援索尔兹伯里伯爵的左翼部队,防止了英军左翼的失败。

另外,他有着更为长远的战略眼光,并未放任部下追赶已经溃败的法军,而是将他们重新集结,掉头对苏格兰军队发起围攻。这一举措使他成功地锁定胜局,赢得了一场更为伟大的胜利。此战也彻底消除了苏格兰对英法战争的威胁。

但平心而论,法苏联军的部署也并无不妥。他们不仅以逸待劳,还抢占了对己方较为有利的地形布阵,成功地实行了战前既定的骑兵包抄战术。为了压制侧翼的英军长弓手,他们事先还雇佣了装备精良的意大利骑兵。这些意大利骑兵在交战初期的攻势也打乱了英军的阵型,发挥了一定的作用。

然而,吃遍长弓苦头的法军仍然对长弓手的威力估计不足。法军轻步兵再次被完全压制,以至于作为联军主力的法军未能承受住长弓的压力提前溃退。这也成为维尔纳伊之战的重要转折点。法军的正面防线既然已经崩溃,那么少数骑兵的包抄战术自然也难以成功。

当然,我们也应对死战不退的苏格兰人致敬。纵观维尔纳伊之战始末,苏格兰人的表现令人敬佩。他们不仅成功坚守阵地,捍卫了联军的右翼。在与英军左翼的交战中也不落下风。而在联军败局已定,英军三面包抄的情况下。苏格兰人仍能保持阵线,未出现大规模溃退的局面,则更加难能可贵。或许对英格兰人的仇恨成为激励他们继续奋战的动力,但这也能反映出苏格兰军队较高的战斗素养。

讽刺的是,法国方面似乎对他们盟友的遭遇漠不关心。据编年史家巴赞所言:维尔纳伊之战虽然是一场灾难,但幸运的是我们终于摆脱了苏格兰人。他们的傲慢令人难以忍受。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